? 郴州党史网 外围365bet_欧洲集团外围365_外围足彩365
首页>徐庆全:文人将军萧克
徐庆全:文人将军萧克
发布时间:2016-04-20 04:08:24????浏览:

有识无胆者,可成为学者,而有胆有识者,才能成为思想者

081024日,萧克将军在北京逝世,享年102岁。弹指间,五年就过去了。

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将军

美国记者尼姆?韦尔斯谓萧克为军人学者,“因为他有着许多精确的事实和数字”。美国记者哈里森?索尔兹伯里谓萧克是“一个善于思考、有学者风度的人”。的确,萧克将军是军中少有的文人将军。

我“印象”中的萧克,也是从这样可以被描绘的图像开始的。记得萧克这个名字是从《红旗飘飘》中飘来的。那时,关于长征的宏大叙事是青春期男儿的一剂成长猛药,走过这段路程的人都是我们心目中的英雄;而《红旗飘飘》系列的出版物曾经有很多是关于长征的回忆录,萧克就在其中。

后来才知道,在1955年授衔的开国将帅中,很多人都是在革命军队中才开始学习文化的,而萧克在加入队伍之前就能诗善书,是名副其实的儒将。萧克不仅爱看书,对文学创作也一直非常有兴趣。红军时期,萧克在湘赣根据地写过白话诗、小故事等,发表在根据地的报刊上。即使在长征途中,诗情也与硝烟相伴随,没有画意但也有一种硬气。

萧克后来果然成为了作家。1988年,萧克写的长篇小说《浴血罗霄》出版。虽然文坛经历了伤痕、寻根等等之后,关于革命英雄主义的题材已经逐渐被边缘化,但萧克这部小说还是引起了一些轰动。我记得我先是在广播里听到章节连播才去买小说读的。萧克在接受访谈时说,创作《浴血罗霄》的背景,要从一本苏联小说《铁流》说起。西安事变后,萧克读了苏联小说《铁流》,书中讲述的俄国工农武装队伍的故事及所塑造的红军指战员的英雄形象,都让他激动不已。萧克想到,中国革命战争的规模比俄国大,时间比俄国长,应该写出中国的《铁流》。经过构思,他决定以第四次反“围剿”时期罗霄山脉红军一支小游击队伍的成长历程为故事主线,展现中国革命力量的兴起。从19375月动笔到193910月完稿,萧克写出了长达40万字的小说初稿。在随后的四五年中,他先后做了三次大修改,多次小修改。此后,就一直放在箱子里保存。

1958年反“教条主义”运动中,萧克受到错误批判。为了寻找批判他的材料,这部尘封的书稿被打印出来,装订成三册,“内部”传看,还附上“供批判用”的字样。得到这个“善本”,当时他心里真是高兴,就把原来的草稿扔进了火炉。“文革”时,萧克和他的小说又一次在劫难逃。为了批判他,造反派又将书稿拿去油印了数百册。所以,有人开玩笑说,这是全国唯一一本还没正式出版就被油印了两次的小说。

1985年底,萧克从解放军军事学院院长的职位上退下来时,曾作诗自叹:“既感事太多,尤叹时间少。虽老不知疲,愈老愈难了。”这“难了”之事,指的便是这部命途多舛的小说。于是,萧克开始修改小说。1988年建军节前夕,小说出版。萧克也从一个30岁的青年,变成了81岁的老人。

1991年,《浴血罗霄》获得“茅盾文学奖”。萧克的履历上又添了一条:在众多的开国将军中,他是唯一写过长篇小说并获得茅盾文学奖的将军。

关于长征中的事

不过,在当年读《红旗飘飘》回忆录时,我们还不知道欣赏萧克或者其他回忆者的文笔,我们的关注点在“排座次”,按照这些回忆录来排每一个人的座次——从军团级开始排起,一直排到连级干部;排每个人所经历的战争——是不是走完了整个长征。排来排去,我们发现,萧克25岁当军长,27岁任第六军团军团长,应该是长征队伍中最年轻的一个“大官”。

后来,我有机会跟萧老聊天的时候,我特意说到了年轻时小伙伴们这样的座次排名,老人哈哈大笑。当然,话题说到长征,老人兴致勃勃地说:其实,当年第六军团长征的时间比别的军团早,是在19348月上旬,而中央红军开始长征的时间是在这一年的10月。后来才知道,当时,由于中央红军第五次反“围剿”不断失利,中央决定六军团和七军团分别西征和北上,目的分别是探路和引敌,是为中央红军长征进行侦察、探路的先遣队。

话题又转到我提到的“排座次”,萧老很严肃地讲到一件历史:关于林彪的官衔问题。“文革”中,为了“林副主席”继位的合法性,宣传中把“朱毛会师”改为毛与林在井冈山会师。萧老认为,应该尊重历史事实,决不人云亦云。偶尔有人前来调查井冈山会师的情况,萧克也只是说及朱德、陈毅与毛泽东会师,根本不提林彪。有人善意地提醒他说,还有林彪。萧老回答说:“林彪参加了南昌起义,但不是南昌起义的领导人。那时像林彪这一级干部多得很。”意思是林彪数不上“座次”的。

说这话的时候是在“文革”,是举国皆知的“林副统帅”如日中天之际。而此时,因1958年的所谓军内“反教条主义”遭批判,萧克早已在军中靠边站,因“文革”风云又处境艰难,萧克采取这样的态度,要冒着极大的风险。但是,思想者的“胆识”,让他将这种风险置之度外。

但是,在1971年林彪出事后,1973年批判“林彪反党集团”时,中央批发的材料中,有的说林彪在南昌起义时还是见习排长。萧克将军却认为这样说不符合历史事实。他对来访者谈及这一情况时说,在19275月,国民革命军第二次北伐,蒋先云牺牲后,干部调整时,林彪即升为连长了。他还给北伐时期曾与林彪一起工作的覃士冕打电话,覃证实了他的记忆。为此,他特意要求从事党史教学的同志在讲课中予以纠正。而斯时,林彪成为国人皆曰可杀的“林贼”,一些人躲避都来不及,萧克将军居然这样“往上靠”。

1996年,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举行《长征?世纪丰碑》系列活动,萧老应邀为编辑、出版的《长征大事典》写序。他在《序》中再一次讲到这段历史。他写道:

记得70年代初,我有幸去井冈山,正遇上两个县的同志在争论一个问题,即毛泽东在何时、何地任命林彪当团长。甲说在甲县,乙说在乙县。双方争论不休,虽然没有说明争论的目的,根据当时的历史背景,大概不外是沾点“光”吧。

同是这个林彪,在摔死前,有些人说他是南昌起义的正确代表,说他是湘南起义部队到井冈山和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部队会师的代表。而摔死后,则连他在南昌起义时的连长职务也“贬值”了,改成为见习排长了。

接着,萧老严肃指出:“历史就是历史,不能人为地歪曲事实。真理只有一个,是不能以某种‘政治上的需要’来改变的。有些同志喜欢锦上添花,或落井下石,甚至制造材料,歪曲事实。”“这很不好”,这“不是唯物主义的态度”。

萧老一直主张研究历史“不唯上,不唯亲,不唯权势”。他说:“历史的事实是最大的权威。”“搞历史研究的同志必须‘求实存真’,不能作违心之论。”

萧克谈毛泽东

1990年,时任中顾委常委的萧克将军参与发起的中华炎黄文化研究会,8月经民政部批准注册之后,萧克同志就积极倡导创办一个高举爱国主义旗帜、弘扬中华民族优秀文化、以史为鉴、以史资治的刊物,并亲自督促办理有关审批手续。1125日,他在关于创办《炎黄春秋》的申请报告上批示:“同意。最好快点办理。”熟知萧克将军经历和秉性的同志都知道这几个字的分量,大家以将士请战、受命的心情“快点办理”。19913月完成正式出版的审批手续;当月通过《炎黄春秋杂志社试行方案》;41日全体工作人员在北京景山后街北京市少年宫院内集中办公。71日,第一期刊物面世。

草创时期的杂志社,租用的是一家招待所坐西向东的几间平房,“化缘”来的几张桌子有的还残留着“文革”时写大字报的痕迹。简陋的办公室刚刚布置好,萧老就亲自来视察。他说,办公条件艰苦一点,但还是比延安要好多了。他笑着说:“这比当年住窑洞好多了,窑洞里能培养革命干部;你们在这里也能办好杂志。”

社长杜导正将大家一一介绍给萧老,萧老专注地听着,他既关心着大家的工作,又关心着大家的生活。

两个月后,副社长宋文茂前往萧老住所请示工作时,萧老还特别嘱咐说:“杂志社来了新同志,一定领他们到我这里来。哪能有连长不认识他的排长、班长,班长不认识他的兵的道理呢?”

因为有萧老这个“命令”在,我在1994年初进入杂志社工作时,拜见萧老就成为一道例行手续。

萧老的家在西城区的一条胡同内,一座典型的北京四合院。进院后,便来到他的办公室。虽然是寒冬季节,但办公室内点缀的绿色植物,有一种融融的暖意。能给来访者留下深刻印象的是那一排偌大的笔架,粗细不同的毛笔悬垂在笔架上,构成独特的意境。

照例的寒暄过后,我就和老人聊到当年读《红旗飘飘》的事情。关于长征和林彪的话题后,我不知深浅地问到另一个问题:我听说关于您,毛泽东说过“××是好人犯错误,萧克是坏人干坏事”,确切否?

萧老似乎陷入了沉思。他避开我的问题,谈到和毛泽东有关系的两件事。

19296月红四军第七次代表大会。那时,军召开的党代表大会,几乎都要重新选举军党委和军委书记。在这次选举军委书记时,在毛泽东和陈毅之间选择,萧克投的陈毅的票,大多数代表都投的陈毅的票,只有林彪少数几个人投毛泽东的票,毛泽东落选,陈毅接替毛泽东当了军委书记。毛泽东跑到漳州“养病”去了。陈毅当选后,就化装绕道香港去上海,向中央军委汇报红四军七大的情况。当时中央军委书记是周恩来,周听了陈的汇报后,指示陈毅回去一定要把毛泽东请回来。陈根据周的指示,又化装成商人,几经周折返回了苏区。陈回来后,请回了毛泽东,并于1929年的12月在福建古田召开了红四军第九次代表大会,毛泽东在会上作了报告,并根据这个报告做了决议——即有名的古田会议决议,毛泽东又恢复了在红四军的领导职务。

1968年“五一”,萧克在天安门城楼上见到了毛泽东。毛泽东回忆起了与萧克第一次见面时的情景,他紧紧握住萧克的手说:“我们是在龙溪洞见面的,那时候,你们有多少人?多少枪?”萧克回答说:“男女老少加在一起,有五六百人,六七十条枪,300多杆梭标。”毛主席听后感慨地说:“揭竿而起!揭竿而起!”

后来,我看萧老的回忆录以及别人的回忆录,讲到不少萧克和毛泽东的关系的事情。可是,在那天,萧老独独只讲到这两件事,我一直琢磨不透为什么。想起来,我当时问这样的问题肯定非常唐突,所以,后来我也没有敢再问萧老。

1958年,军队开展了一场所谓的“反教条主义运动”,刘伯承、萧克以及粟裕等一批将领被整肃。现在知道,这场运动是毛泽东支持发动的。为何将萧克列为批判的靶子?我后来也问过萧老,萧老没有多说。他只是谈到了在那场批判运动中遭殃的粟裕。他说,粟裕的平反非常艰难,将来有机会杂志应该写文章来说说这件事。

2003年,在粟裕去世20周年之际,我去采访了粟裕的夫人楚青,写出了一篇《粟裕平反的曲折历程——访粟裕夫人楚青》,在2004年第一期杂志上头条发表,算是执行了萧老的“命令”。

将星璀璨
党史上的今天
?
中国共产党历史网 百年湘朝网 郴州政府网 郴州红星网 郴州新闻网
郴州党史网 ? 版权所有 2004 - 2015
电话:0735-2871243????地址:郴州市苏仙北路40号???湘ICP备15000161号